快捷搜索:  

“嗡嗡作响”的城市

有虫鸣伴着入睡、在鸟叫声中醒来的(de)生活,接连两日,被凌晨呼啸而过的(de)摩托车的(de)引擎声终结了,我(wo)又气恼又有些期盼——那个喧嚣的(de)城市慢慢回来了。

“炸街”的(de)声音来自与我(wo)家直线距离不到800米的(de)高架桥上,因为全线无摄像头,从通车到疫情暴发前,几乎每个深夜,都会有摩托车轰鸣着划破寂静。让人(ren)同样难以忍受的(de)是(shi)紧挨着小区外墙的(de)卡拉OK厅里,每隔几日,就会有人(ren)嘶吼着《好(hao)汉歌》或者《死了都要爱》。紧挨着卡拉OK厅的(de)是(shi)一家家常菜馆,凌晨一点,几百个空瓶子“叮叮当当”地被倒入卡车车斗,极为准时。待收瓶子的(de)小卡车“突突突”地走远后,被淹没的(de)歌声又会在窗外变得清晰起来。

疫情后的(de)第一个秋天,小区墙外长出了茂密的(de)野草。一入夜,虫鸣声此起彼伏,我(wo)这才意识到,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卡拉OK厅里飘出的(de)歌声了,而不远处的(de)高架桥上,晚上十点后也很少再有车来车往的(de)声音。

在上海生活的(de)周仪回忆起年初在家隔离的(de)40多天时,印象最深的(de)是(shi)在突然安静下来的(de)城市中,响起的(de)各种细碎的(de)声音——楼下小鸟和野猫的(de)叫声、平板车轮碾过路面的(de)声音、楼上磨咖啡豆的(de)声音……她(ta)说,原来城市里的(de)声音是(shi)有层次的(de)。

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全球的(de)人(ren)类活动相对(dui)减少,来自世界各地的(de)人(ren)们(men)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着重新被听见的(de)声音。有人(ren)说,第一次在城市里,通过沙沙的(de)落叶声感受到季节的(de)变化;有人(ren)说,原来我(wo)住的(de)地方是(shi)可以听见钟声的(de),而这声音曾帮助这里的(de)人(ren)们(men)判断时间(shijian)和方位……

从2014年起开始收集城市声音的(de)斯图尔特·福克斯捕捉到了疫情期间城市中更多的(de)变化。他(ta)将包括了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(de)近4000条录音做成了一幅声音地图。他(ta)重新制作了这些声音,添加了画外音和背景说明。他(ta)希望这个被称为“未来城市”的(de)项目不仅具有时代样本的(de)意义,也能展示(zhanshi)人(ren)们(men)对(dui)现代城市的(de)反思。

正像人(ren)类制造出显微镜、望远镜,以便将“视(shi)野”推向更多不可见的(de)世界一样,在听觉上,人(ren)类同样充满着以“人(ren)类为中心”的(de)好(hao)奇与野心。我(wo)们(men)试图听见蓝鲸的(de)“歌声”,找到驱赶跳蚤的(de)音频(pin),我(wo)们(men)让探测、收音设(she)备布满世界各个角落。

以人(ren)类感官为中心的(de)一个后果是(shi),声音不断地被媒介塑造甚至彻底改变。比如在“万物皆视(shi)频(pin)”的(de)当下,我(wo)们(men)早已被培养出一种音画同步的(de)“阅读”习惯,我(wo)们(men)很少会去思考听到的(de)声音和看到的(de)事物是(shi)否真的(de)有关。我(wo)们(men)习惯了各种影视(shi)剧中对(dui)婴儿心跳声的(de)描摹,相信用糖纸、订书机模拟出的(de)电闪雷鸣,我(wo)们(men)更愿意用人(ren)工制造的(de)、没有频(pin)率变化的(de)雨声、篝火声、海浪声替代自然界的(de)白噪音。

另一个以人(ren)类感官为中心的(de)后果是(shi),我(wo)们(men)会忽视(shi)那些不在我(wo)们(men)听觉范围内的(de)生物。

早在1909年,就有一些动物学家提出,每一个生物的(de)感知系统都有局限性,每一种生物都以为自己感知到的(de)是(shi)全部的(de)世界。我(wo)们(men)不断制造出灯光、噪音,强迫其他(ta)生物生活在我(wo)们(men)制造的(de)感官系统中。

我(wo)们(men)大约都注意到了,夏天的(de)蝉鸣声越来越少,尤其在城市中。一方面,城市里水泥硬化地面越来越多,蝉的(de)幼虫很难破土而出;另一方面,蝉靠鸣叫求偶,而人(ren)类的(de)噪声干扰了蝉的(de)求偶行为。另外,许多小型鸟类原本是(shi)通过听觉来察觉野猫、猛禽的(de)攻击的(de),但城市的(de)噪音淹没了这些天敌靠近的(de)声音。

噪音改变了物种的(de)交流方式和行为方式,甚至威胁到了它(ta)们(men)的(de)生命。

城市噪音正在成为全球公共卫生的(de)威胁。心理学家布洛兹法特发现,长期让儿童处于噪声环境下,“会增加孩子的(de)挑衅行为”。她(ta)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一所小学对(dui)二至六年级学生所做的(de)研究,证实了面对(dui)高铁的(de)教室里的(de)学生阅读能力较安静教室里的(de)学生落后约11个月,但随着纽约市交通局在铁轨上安装降噪设(she)施后,两组学生的(de)阅读能力差异不再显著。

联合国环境规划署(UNEP)发布的(de)《2022年前沿报告》显示,长期生活在噪音中会引发慢性烦躁和睡眠障碍,甚至造成严重的(de)心脏病和代谢紊乱。噪声污染已导致欧盟每年约有1.2万人(ren)过早死亡。

随着人(ren)工制造的(de)声音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响,自然的(de)声音渐渐被遮蔽甚至忘却,而曾经它(ta)是(shi)人(ren)类音乐的(de)起源,是(shi)人(ren)类生存的(de)环境音。至今,我(wo)们(men)在亚马逊地区的(de)音乐中仍能听到雨打植物的(de)声效,地球高纬度地区的(de)音乐也常常会模拟冷风吹过空旷之地的(de)声音。而人(ren)们(men)对(dui)于指甲刮过黑板的(de)声音产生的(de)不适感,神经学者认为,这可能就像惊恐的(de)尖叫声会让我(wo)们(men)不自觉地联想到突来的(de)厄运,刮黑板的(de)声音或许太像猎食者的(de)爪子轻轻滑过我(wo)们(men)身后岩石的(de)声响。

自然之声伴随着人(ren)类的(de)进化,为人(ren)类健康提供多种益处,这一点已为科学所证实。如今,在城市规划中,人(ren)们(men)也愈发意识到要从源头上减少噪声、创造积极的(de)声音背景,如修建(jian)树带、绿墙以及更多的(de)绿地,让城市里的(de)人(ren)们(men)也可以听到更多自然的(de)声音。

郑萍萍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中国青年网;环境音;城市噪音;歌声;声音;未来城市;突突突;阅读;好汉歌;音画同步;死了都要爱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41人留言! 共有:24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李家城 说: 坚持就是胜利
李想 说: 中国强大,永远繁荣
李浩辰 说: 写的真好啊,说出了我的心声
张鸾觅 说: 为人民服务
王傲珺 说: 坚决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