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祖国蔗糖,呼唤一场产业升级战

从珠三角到广西、云南,种植面积不断减少,甘蔗经历了一场颇为曲折的(de)迁徙。中国人(ren)吃糖是(shi)要以自己生产为主,还是(shi)要靠进口?答案显而易见。粮、棉、油、糖是(shi)重要战略储备,关系我(wo)国社会稳定和发展大局,对(dui)地方经济发展带动作用较大,将白糖产业牢牢握在中国自己手中很有必要。

云南和广西产糖,但可能也是(shi)中国最缺“糖”的(de)地方。

因为缺甘蔗,一些本该忙碌的(de)糖厂不得不关停机器,遣散职工,封闭大门。一座座散落在甘蔗林间的(de)糖厂就此归于安静。

寂静的(de)糖厂背后是(shi)不断迁移辗转的(de)甘蔗。从珠三角到广西、云南,甘蔗种植面积从2013年的(de)170.4万公顷滑落到如今的(de)135.3万公顷左右,自开始“流浪”的(de)那天起,甘蔗“悲伤”的(de)故事依稀可见端倪。

国际糖价的(de)起伏涨跌、盈亏线上的(de)来回拉扯、与竞争对(dui)手的(de)斗智斗勇……关停的(de)糖厂,终于不用再揪心于这些话题。

高耸的(de)厂房和落尘的(de)机器在夜晚更显沉默,犹如嗷嗷待哺的(de)巨兽,无奈蹲伏于黑暗中。这里同样埋藏着属于蔗糖产业的(de)沉浮往事。

“吃不饱”的(de)糖厂

50岁离开糖厂后,王建(jian)军总是(shi)不断回想起34年前进糖厂时那个遥远的(de)下午。糖厂坐落在枯柯河边,往来运输甘蔗的(de)车辆排成长龙,榨糖机不停“吞吐”发出轰隆的(de)响声,仓库里高高摞起的(de)白糖直晃眼睛。

从5个到4个,不久后可能变成3个,勐糯糖厂在云南保山地区的(de)兄弟单位越来越少。曾经热闹的(de)糖厂,走着走着就静了下来。

不断裁并的(de)背后,是(shi)“一群饥不可耐”的(de)糖厂。

“开工时间(shijian)越来越短,大半的(de)时间(shijian)都在休息。”勐糯糖厂副经理张家厚面前,是(shi)成片冷清的(de)厂房。

停产的(de)原因,主要是(shi)因为原材料严重短缺。

以勐糯糖厂为例。最高一个榨季,进厂甘蔗总计40余万吨,这个数字在2021年榨季下降到20万吨。

“工厂设(she)计产能每天需3000吨甘蔗,如今每年开工的(de)日子满打满算不足三个月。”张家厚伸出3个指头,使劲挥了挥。

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再好(hao)的(de)糖厂面对(dui)无“蔗”下锅也无可奈何。当压榨机“吃”了上顿没下顿,工人(ren)不得不隔三岔五“休假”时,保卫甘蔗,被提升到关乎糖厂生死存亡的(de)高度。

榨季启动后,负责原料收购的(de)张家厚几乎没回过家。每天3000吨甘蔗进厂,是(shi)睁眼就得完成的(de)任务。

对(dui)糖厂来说,频(pin)繁开关机或调整日榨量,都会带来严重的(de)机器损耗和额外成本支出,是(shi)其不能承受之重。

为了确保甘蔗到厂,每个榨季对(dui)糖厂都是(shi)考验。数百上千个“张家厚们(men)”,要日夜奔波在甘蔗田里,联系维护蔗农感情,协调安排收割计划。

“少了不行,多了甘蔗就得过夜,出糖量和品质都会下降。”整个甘蔗产区在张家厚脑海里细化为一张“联络图”。

甘蔗短缺,甚至让同业间关系也微妙起来。很多糖厂不得不在主产区安排专人(ren)设(she)置卡点,防止外地糖厂“恶意”收购外运。事关重大,没有谁敢掉以轻心。

就连广西崇左——中国最大的(de)糖料蔗生产基地——糖厂们(men)同样不能免俗。在榨季开启后,地方政府也会出面协助规范蔗区管理,防止辖区甘蔗外流。

要“防备”的(de)不只是(shi)糖厂,过去井水不犯河水的(de)饲料厂,近几年也加入抢蔗大战。

每年砍收季节,“挑剔”的(de)糖厂都会留下大量的(de)甘蔗尾梢。这些甘蔗尾梢有的(de)被农户捡回去喂牛,大部分的(de)归宿要么是(shi)烂在地里、要么是(shi)被一烧了之。

“砍完甘蔗哪还有力气再去清理甘蔗叶?又不让烧,就地粉碎每亩差不多要花150元,成本太高了!”蔗农的(de)困扰和诉求,让同样原料短缺的(de)饲料厂有了乘虚而入的(de)机会。

蔗叶蔗梢转化利用变为饲料,本是(shi)多方有利的(de)好(hao)事,但一些“不讲究”的(de)饲料厂却让好(hao)事变了味。

有些饲料厂不满足于跟在糖厂身后“捡饭吃”,直接来到田头,从蔗梢到蔗根整根收购,一股脑全都拉走。“既不挑品质,还节省劳力。”不少蔗农算了经济账,感觉很划算。

但这让糖厂气愤不已。为了维持甘蔗种植面积,糖厂在坡地整理、机耕道建(jian)设(she)、良种推广等方面往往花费了大量心血,最后却被跨行的(de)饲料厂截了胡。

糖厂缺吃少喝的(de)背后,是(shi)甘蔗种植面积的(de)连年下跌。以勐糯糖厂所在的(de)龙陵县为例,甘蔗种植面积最高峰时达到近20万亩,经过连年起伏,目前仅剩4.6万余亩。

“我(wo)们(men)这边气候没那么适宜,地形限制也多。”去年一场旱情,让本就捉襟见肘的(de)勐糯糖厂更加有些吃不消,也让他(ta)们(men)对(dui)300多公里外的(de)孟连县满是(shi)羡慕:“还是(shi)那边气候条件好(hao)一些,平整的(de)地块也更多一些。”

孟连是(shi)云南省内久负盛名的(de)甘蔗产区,2015年被纳入国家糖料蔗核心基地建(jian)设(she)项目。2020—2021年榨季,孟连昌裕糖业公司(gongsi)(gongsi)实现蔗糖总产量10.64万吨,出糖率高达13.89%,居云南首位。

然而光鲜之下,隐忧同在。当地制糖企业(qiye)透露,近年来,确保10万亩糖料蔗核心基地的(de)任务变得愈加艰巨。

无独有偶,在最大的(de)甘蔗主产省广西,甘蔗也正在从果树、桉树脚下争地。一些经年饥饿的(de)糖厂,最终逃不过被兼并、被重组的(de)命运。高峰时广西糖厂有100多家,刚刚过去的(de)这个榨季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(de)糖厂没有开机。

“流浪”的(de)甘蔗

时间(shijian)向回拨转10年,糖厂如今的(de)窘境,或许是(shi)在为过去的(de)野蛮生长埋单。

糖业曾经历过一段疯狂时光。2011年,国内糖价狂飙到7000多元/吨,国内一度出现“有甘蔗处皆有糖厂”的(de)盛况。没过几年,糖价腰斩,那些乘着风来的(de)糖厂最后又迅速随风散去。

是(shi)国内白糖供过于求了吗?并没有。事实上,我(wo)国白糖常年进口500万吨。缺口如此之大,甘蔗去哪了?中国农业大学一项研究数据显示,我(wo)国食糖产业自2012年起连续经历了3个制糖亏损期,致使全国制糖行业亏损总额累计达147.3亿元,大批糖厂倒闭,蔗农纷纷改种其他(ta)经济作物。

有蔗才有糖,在整个糖料作物种植面积中,甘蔗播种面积所占比重大于85%。但细观其近些年的(de)种植历程,甘蔗则经历了一场颇为曲折的(de)迁徙。

作为温带和热带农作物,甘蔗适合栽种于土壤肥沃、阳光充足、冬夏温差大的(de)地方,福建(jian)、广东、海南都曾是(shi)主要的(de)甘蔗种植区域。曾几何时,蔗糖业一度是(shi)珠江三角洲的(de)优势(youshi)产业,大量的(de)糖厂在甘蔗林中“破土”动工。

随着城镇化的(de)不断推进,沿海地区的(de)农业产业结构随之发生变化,大量的(de)传统甘蔗种植户转型生产果品蔬菜。珠江三角洲和闽南等传统甘蔗种植区,大多演变成了农副产品(chanpin)生产基地,甘蔗生产重心开始西移,逐渐向桂中南、滇西南、粤西、琼北集中。

虽然一路向西迁移,但滇西南等产区多丘陵山地,依然让甘蔗种植的(de)困难更为凸显。

“要么人(ren)上不去,要么水上不去。”云南省龙陵县甘蔗产业办公室主任李家昌表示,2011年龙陵县甘蔗种植面积曾达到过16万亩,随着劳动力成本的(de)提高和土地成本的(de)逐年增长,2020—2021年榨季只余下不足5万亩甘蔗田。

“对(dui)农户而言,种什么收入最高是(shi)最主要的(de)问题。”中国农业科学院海外农业研究中心办公室副主任研究员李辉尚认为,一些产区甘蔗种植亩均净收益不足千元,对(dui)农户来说缺乏足够的(de)吸引力。

“云南省甘蔗收购指导价每吨420元,10年没变了,但生产成本每年都在增加。”李家昌说,为了争取货源,作为蔗农的(de)利益共同体,糖厂往往在收购指导价之上自行加价,但操作空间并不大。

不仅如此,为了推动甘蔗种植保障原料供应,糖厂常常自发给予种植户坡改梯、农资购买等项目的(de)补贴,期望建(jian)立更好(hao)的(de)原料供应关系。但对(dui)于原本就跌跌撞撞的(de)糖厂而言,这显然也是(shi)巨大的(de)负担。

受地形、种植习惯等因素影响,国内甘蔗种植模式多年来变化不大,加之不断连年攀升的(de)成本,糖厂的(de)原料成本压缩空间十分有限。“原料成本通常占总成本的(de)70%左右,原料价格高会推高生产成本。”中国糖业协会副理事长钟金传说。近年来,随着国内蔗区农资、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不断上涨,我(wo)国糖料收购价格较巴西、泰国、印度等世界主要产糖国高出了50%。

不加价甘蔗收不上来,继续加价后财务压力难以支撑,大多数糖厂夹在蔗农和市场之间左右为难。对(dui)不乐观的(de)企业(qiye)家来说,这无非是(shi)选择以何种方式关门的(de)问题。

事实上,身处承接上游种植与下游消费的(de)中间环节,糖厂对(dui)白糖的(de)定价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势。

“食糖市场的(de)国际关联性很强,国内价格过高的(de)话,终端需求自然会转向进口。”李辉尚告诉记者,即便是(shi)与关税配额外的(de)进口糖相比,国产糖的(de)价格依然缺乏足够竞争力。

甘蔗在东南沿海与果蔬“争地”落了下风,在西南边境依然占不到优势(youshi)。愿意种甘蔗的(de)人(ren)越来越少,大量的(de)土地转向果蔬等经济作物种植。

这让那些在甘蔗种植高峰时建(jian)立的(de)糖厂叫苦不迭。成品糖在价格上缺少竞争力,糖厂亏损,蔗农收益受到影响选择弃种改种,糖厂原料减少、开工率降低……大量糖厂被卷入这样的(de)循环后,蔗糖行业在市场规律的(de)作用下迎来洗牌。

办法也不是(shi)没想过。自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以来,边境地区的(de)糖厂看到了更加广阔的(de)合作空间。云南甘蔗产业种植技术逐步辐射到缅甸等地,边境地区糖厂原料蔗供给不断扩大。

常年“饥饿”的(de)康丰糖业,与山对(dui)面的(de)缅甸农户开展国际合作,找到了5万亩原料蔗。既能提高原料供给,又能输出先进农业技术,还能为提升中国农业竞争力做出探索,对(dui)外对(dui)内都是(shi)好(hao)事。

但甘蔗“流浪”太远,“回家”之路就会充满不确定性。

近几年,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,原本简单的(de)甘蔗内运变得复杂起来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康丰糖业将种在境外的(de)5.6万吨甘蔗运回国内。暴增的(de)各项成本,最终让他(ta)们(men)不得不将余下的(de)近10万吨原料蔗遗弃在境外。

无奈之下,为了拓展原料基地,边境糖厂再次将目光转向国内。康丰糖业联手临沧市永德县大力发展蔗糖产业,一年内在永德县推广种植甘蔗近5万亩。

“丢是(shi)一块肉”

优质优价的(de)进口白糖,不断减少的(de)甘蔗供应,上下游挤压中的(de)糖厂……重重压力之下白糖产业该何去何从,很多从业者也开始困惑:“中国人(ren)吃糖到底是(shi)要以自己生产为主,还是(shi)要靠进口?”

答案显而易见。

“白糖作为国家战略物资,保持较高比例的(de)自给率很有必要。”云南农垦集团总经理助理、兴农公司(gongsi)(gongsi)董事长资云峰表示,粮、棉、油、糖是(shi)重要战略储备,关系我(wo)国社会稳定和发展大局,对(dui)地方经济发展带动作用较大,将白糖产业牢牢握在中国自己手中很有必要。

让“糖罐子”里多装中国糖,成为了云南农垦在全行业面临调整重构时,依然选择逆势而上的(de)重要原因之一。2018年以来,云南农垦开始强势进入蔗糖产业,收购糖厂、扩种面积、甘蔗种植“走出去”等战略的(de)实施,在行业冷静期显得较为突出。

除了战略意义上的(de)考虑,在甘蔗种植经济效益并不算高的(de)当下,当地政府仍然将其作为支柱产业之一,一个关键字就是(shi)“稳”。

这是(shi)“稳边”的(de)“稳”。

在我(wo)国边境地区,包括甘蔗在内的(de)农作物替代种植已经有数十年的(de)历史。孟连昌裕糖业副董事长孔召明告诉记者,边民种植甘蔗,收入大幅度提高,靠近边境地区村寨的(de)交通、电力、通信等基础设(she)施都有了很大的(de)改善。

这也是(shi)“稳民生”的(de)“稳”。

糖业的(de)命运和很多人(ren)的(de)命运休戚相关。在云南保山、临沧等很多县市,糖厂往往是(shi)当地较大的(de)工业企业(qiye),围绕糖厂上下游衍生出的(de)各项产业繁多,每家每户几乎都能和糖业产生直接或间接的(de)关系。糖厂的(de)不断关停,让很多工人(ren)不得不走出工厂,重新走上择业的(de)道路。

在广西、云南、广东、海南等主产区,蔗糖产业是(shi)传统的(de)优势(youshi)产业,是(shi)蔗农增收致富的(de)重要抓手。包括蔗糖在内的(de)糖业发展关系到我(wo)国4000万糖农的(de)全局利益和生存大计。

“自然资源条件有限,有些地块除了甘蔗种不了其他(ta)作物,我(wo)们(men)当然希望糖业能够持续发展。”在孟连县农业农村和科学技术局局长赵原看来,对(dui)一些农户而言,保糖业就是(shi)保“饭碗”:“脱贫攻坚的(de)时候,进度最快的(de)都是(shi)甘蔗种得好(hao)的(de)。”

有产区曾算过一笔账,在脱贫攻坚时期,蔗农的(de)种蔗收益加上补贴、保险等,种5亩以上甘蔗就能脱贫,种上10亩就能实现增收。而其他(ta)产业链相对(dui)薄弱的(de)农产品(chanpin),农户要面对(dui)的(de)市场风险就大得多。

勐糯的(de)第二产业不多,只有两个工厂,糖厂是(shi)其中之一。这个边境小镇靠着甘蔗修通了崇山峻岭间的(de)路,供出了大学生,让草房变瓦房、瓦房又变楼房。

“丢是(shi)一块肉。”在李家昌看来,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(de)过程中,蔗糖产业依然是(shi)一个丢不得的(de)产业。然而面对(dui)市场的(de)“拷问”,“留着又是(shi)一根硬骨头”。

拿什么拯救白糖

“丢不得”的(de)原因可以有很多,但糖业终归要走向市场。拿什么拯救白糖?

从原料抓起已经成为行业内的(de)共识。

作为糖厂的(de)“第一车间”,蔗区的(de)稳定直接关系到整个产业的(de)发展走向。早在2017年,国务院就明确提出,以广西、云南为重点,划定糖料蔗生产保护区1500万亩。

主产区的(de)“甘蔗保卫战”已经打响。

来宾市曾是(shi)速生桉在广西的(de)主产地之一,桉树林一度疯狂蚕食着种蔗用地,大面积的(de)速生桉人(ren)工林对(dui)生态环境也造成了不良影响。

为了尽快“退桉还蔗”,今年来宾市展开行动,种蔗面积恢复至173.17万亩。“果改蔗”“林改蔗”……越来越多的(de)耕地被还给甘蔗。

保证甘蔗种植面积,并不是(shi)冷落其他(ta)产业。“我(wo)们(men)需要提升产业规划的(de)合理性,引导产业向优势(youshi)产区集聚。”赵原认为,要通过资源整合,在适合的(de)地方培育适合的(de)产业,最大程度发挥土地利用效益。

为了种出一根“好(hao)甘蔗”,良种、良法也越来越受到重视(shi)。2018-2020年,全国选育并登记糖料蔗新品种84个,高产、高糖的(de)“双高”糖料蔗基地建(jian)设(she)如火如荼,糖料产业基地化、规模化、标准化、绿色化、品牌化、集团化的(de)高质量发展路径正越走越清晰。

“糖业到了重新赋能的(de)时候。”资云峰认为,传统糖业转型升级、延链补链已经迫在眉睫,而甘蔗的(de)价值尚未被充分挖掘。“现在糖厂生产的(de)产品(chanpin)主要还是(shi)传统白糖,更有竞争力的(de)高端糖、功能糖比重较低,副产品(chanpin)的(de)开发也有待完善。”

产品(chanpin)的(de)同质化是(shi)糖业要解决的(de)另一个问题。“各家糖厂产品(chanpin)种类和质量都差不多,甚至很多年没有变化,在精深加工方面探索得不够。”李辉尚说,梳理近年进口糖来源时可以发现,有少量但高价值的(de)进口糖来自于并不种甘蔗的(de)发达国家,这说明我(wo)国食糖精深加工还有较大的(de)提升空间。

糖厂的(de)革新甚至会直接影响到上游生产。近年来,不断有制糖企业(qiye)投入资金进行产能提升改造,提高甘蔗日处理能力,以缩短榨期,从而确保宿根蔗的(de)生长周期,提高甘蔗单产。

处理得当时,饲料厂与糖厂也并非你(ni)死我(wo)活的(de)关系。越来越多的(de)糖厂开始考虑如何将一根甘蔗“吃干榨净”——“蔗梢做青贮饲料,蔗渣用来造纸,废蜜可以生产酒精”。

保障蔗农收益,才是(shi)提升种甘蔗积极性的(de)根本。今年,财政部、农业农村部、银保监会在广西开展糖料蔗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,由中央财政和广西财政对(dui)投保蔗农实施保费补贴。原则上,完全成本保险或种植收入保险的(de)保障水平最高可达糖料蔗种植收入的(de)80%。

期货市场的(de)试水来得更早。2018年,在郑州商品交易所的(de)支持下,首个白糖“保险+期货”县域全覆盖试点项目在广西罗城县推行。2019年6月,因市场价低于保险目标价格,6164户蔗农拿到了总计743.67万元赔付款,覆盖甘蔗种植面积13万余亩,对(dui)应白糖现货量约6万吨。

市场的(de)事情终究要交给市场来解决。“现在国内食糖的(de)价格基本由供求关系来决定,市场在糖业资源配置中发挥了基础性、决定性作用。”钟金传说,当前,国内食糖产业传统产销界限正在消失,白糖期货对(dui)于现货价格的(de)影响日益加深,市场集中度与专业度不断提升,建(jian)设(she)更完善的(de)全国统一大市场将成为食糖产业新趋势,“在现货层面上,就是(shi)要破除区域壁垒,形成全国性的(de)交易价格和交易规则,通过价格引导资源高效利用,实现行业资源在全国范围内优化配置”。

当更多关注的(de)目光投向糖业,中国蔗糖苦尽甘来的(de)日子或许不再遥远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系农民日报原创内容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任何单位或个人(ren)转载,请致电010-84395265或回复微信公众号“农民日报 ID:farmersdaily”获得授权,转载时务必标明来源及作者。如有侵权,本报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(de)权利。

收获时节,云南保山的(de)蔗农在砍收甘蔗。 受访者供图

云南孟连昌裕糖业的(de)糖厂正在榨糖。 农民日报·中国农网记者 赵宇恒 摄

云南保山的(de)蔗农在坡改梯后的(de)蔗田里使用机械耕作。 受访者供图

从珠三角到广西、云南,种植面积不断减少,甘蔗经历了一场颇为曲折的(de)迁徙。中国人(ren)吃糖是(shi)要以自己生产为主,还是(shi)要靠进口?答案显而易见。粮、棉、油、糖是(shi)重要战略储备,关系我(wo)国社会稳定和发展大局,对(dui)地方经济发展带动作用较大,将白糖产业牢牢握在中国自己手中很有必要。

云南和广西产糖,但可能也是(shi)中国最缺“糖”的(de)地方。

因为缺甘蔗,一些本该忙碌的(de)糖厂不得不关停机器,遣散职工,封闭大门。一座座散落在甘蔗林间的(de)糖厂就此归于安静。

寂静的(de)糖厂背后是(shi)不断迁移辗转的(de)甘蔗。从珠三角到广西、云南,甘蔗种植面积从2013年的(de)170.4万公顷滑落到如今的(de)135.3万公顷左右,自开始“流浪”的(de)那天起,甘蔗“悲伤”的(de)故事依稀可见端倪。

国际糖价的(de)起伏涨跌、盈亏线上的(de)来回拉扯、与竞争对(dui)手的(de)斗智斗勇……关停的(de)糖厂,终于不用再揪心于这些话题。

高耸的(de)厂房和落尘的(de)机器在夜晚更显沉默,犹如嗷嗷待哺的(de)巨兽,无奈蹲伏于黑暗中。这里同样埋藏着属于蔗糖产业的(de)沉浮往事。

“吃不饱”的(de)糖厂

50岁离开糖厂后,王建(jian)军总是(shi)不断回想起34年前进糖厂时那个遥远的(de)下午。糖厂坐落在枯柯河边,往来运输甘蔗的(de)车辆排成长龙,榨糖机不停“吞吐”发出轰隆的(de)响声,仓库里高高摞起的(de)白糖直晃眼睛。

从5个到4个,不久后可能变成3个,勐糯糖厂在云南保山地区的(de)兄弟单位越来越少。曾经热闹的(de)糖厂,走着走着就静了下来。

不断裁并的(de)背后,是(shi)“一群饥不可耐”的(de)糖厂。

“开工时间(shijian)越来越短,大半的(de)时间(shijian)都在休息。”勐糯糖厂副经理张家厚面前,是(shi)成片冷清的(de)厂房。

停产的(de)原因,主要是(shi)因为原材料严重短缺。

以勐糯糖厂为例。最高一个榨季,进厂甘蔗总计40余万吨,这个数字在2021年榨季下降到20万吨。

“工厂设(she)计产能每天需3000吨甘蔗,如今每年开工的(de)日子满打满算不足三个月。”张家厚伸出3个指头,使劲挥了挥。

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再好(hao)的(de)糖厂面对(dui)无“蔗”下锅也无可奈何。当压榨机“吃”了上顿没下顿,工人(ren)不得不隔三岔五“休假”时,保卫甘蔗,被提升到关乎糖厂生死存亡的(de)高度。

榨季启动后,负责原料收购的(de)张家厚几乎没回过家。每天3000吨甘蔗进厂,是(shi)睁眼就得完成的(de)任务。

对(dui)糖厂来说,频(pin)繁开关机或调整日榨量,都会带来严重的(de)机器损耗和额外成本支出,是(shi)其不能承受之重。

为了确保甘蔗到厂,每个榨季对(dui)糖厂都是(shi)考验。数百上千个“张家厚们(men)”,要日夜奔波在甘蔗田里,联系维护蔗农感情,协调安排收割计划。

“少了不行,多了甘蔗就得过夜,出糖量和品质都会下降。”整个甘蔗产区在张家厚脑海里细化为一张“联络图”。

甘蔗短缺,甚至让同业间关系也微妙起来。很多糖厂不得不在主产区安排专人(ren)设(she)置卡点,防止外地糖厂“恶意”收购外运。事关重大,没有谁敢掉以轻心。

就连广西崇左——中国最大的(de)糖料蔗生产基地——糖厂们(men)同样不能免俗。在榨季开启后,地方政府也会出面协助规范蔗区管理,防止辖区甘蔗外流。

要“防备”的(de)不只是(shi)糖厂,过去井水不犯河水的(de)饲料厂,近几年也加入抢蔗大战。

每年砍收季节,“挑剔”的(de)糖厂都会留下大量的(de)甘蔗尾梢。这些甘蔗尾梢有的(de)被农户捡回去喂牛,大部分的(de)归宿要么是(shi)烂在地里、要么是(shi)被一烧了之。

“砍完甘蔗哪还有力气再去清理甘蔗叶?又不让烧,就地粉碎每亩差不多要花150元,成本太高了!”蔗农的(de)困扰和诉求,让同样原料短缺的(de)饲料厂有了乘虚而入的(de)机会。

蔗叶蔗梢转化利用变为饲料,本是(shi)多方有利的(de)好(hao)事,但一些“不讲究”的(de)饲料厂却让好(hao)事变了味。

有些饲料厂不满足于跟在糖厂身后“捡饭吃”,直接来到田头,从蔗梢到蔗根整根收购,一股脑全都拉走。“既不挑品质,还节省劳力。”不少蔗农算了经济账,感觉很划算。

但这让糖厂气愤不已。为了维持甘蔗种植面积,糖厂在坡地整理、机耕道建(jian)设(she)、良种推广等方面往往花费了大量心血,最后却被跨行的(de)饲料厂截了胡。

糖厂缺吃少喝的(de)背后,是(shi)甘蔗种植面积的(de)连年下跌。以勐糯糖厂所在的(de)龙陵县为例,甘蔗种植面积最高峰时达到近20万亩,经过连年起伏,目前仅剩4.6万余亩。

“我(wo)们(men)这边气候没那么适宜,地形限制也多。”去年一场旱情,让本就捉襟见肘的(de)勐糯糖厂更加有些吃不消,也让他(ta)们(men)对(dui)300多公里外的(de)孟连县满是(shi)羡慕:“还是(shi)那边气候条件好(hao)一些,平整的(de)地块也更多一些。”

孟连是(shi)云南省内久负盛名的(de)甘蔗产区,2015年被纳入国家糖料蔗核心基地建(jian)设(she)项目。2020—2021年榨季,孟连昌裕糖业公司(gongsi)(gongsi)实现蔗糖总产量10.64万吨,出糖率高达13.89%,居云南首位。

然而光鲜之下,隐忧同在。当地制糖企业(qiye)透露,近年来,确保10万亩糖料蔗核心基地的(de)任务变得愈加艰巨。

无独有偶,在最大的(de)甘蔗主产省广西,甘蔗也正在从果树、桉树脚下争地。一些经年饥饿的(de)糖厂,最终逃不过被兼并、被重组的(de)命运。高峰时广西糖厂有100多家,刚刚过去的(de)这个榨季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(de)糖厂没有开机。

“流浪”的(de)甘蔗

时间(shijian)向回拨转10年,糖厂如今的(de)窘境,或许是(shi)在为过去的(de)野蛮生长埋单。

糖业曾经历过一段疯狂时光。2011年,国内糖价狂飙到7000多元/吨,国内一度出现“有甘蔗处皆有糖厂”的(de)盛况。没过几年,糖价腰斩,那些乘着风来的(de)糖厂最后又迅速随风散去。

是(shi)国内白糖供过于求了吗?并没有。事实上,我(wo)国白糖常年进口500万吨。缺口如此之大,甘蔗去哪了?中国农业大学一项研究数据显示,我(wo)国食糖产业自2012年起连续经历了3个制糖亏损期,致使全国制糖行业亏损总额累计达147.3亿元,大批糖厂倒闭,蔗农纷纷改种其他(ta)经济作物。

有蔗才有糖,在整个糖料作物种植面积中,甘蔗播种面积所占比重大于85%。但细观其近些年的(de)种植历程,甘蔗则经历了一场颇为曲折的(de)迁徙。

作为温带和热带农作物,甘蔗适合栽种于土壤肥沃、阳光充足、冬夏温差大的(de)地方,福建(jian)、广东、海南都曾是(shi)主要的(de)甘蔗种植区域。曾几何时,蔗糖业一度是(shi)珠江三角洲的(de)优势(youshi)产业,大量的(de)糖厂在甘蔗林中“破土”动工。

随着城镇化的(de)不断推进,沿海地区的(de)农业产业结构随之发生变化,大量的(de)传统甘蔗种植户转型生产果品蔬菜。珠江三角洲和闽南等传统甘蔗种植区,大多演变成了农副产品(chanpin)生产基地,甘蔗生产重心开始西移,逐渐向桂中南、滇西南、粤西、琼北集中。

虽然一路向西迁移,但滇西南等产区多丘陵山地,依然让甘蔗种植的(de)困难更为凸显。

“要么人(ren)上不去,要么水上不去。”云南省龙陵县甘蔗产业办公室主任李家昌表示,2011年龙陵县甘蔗种植面积曾达到过16万亩,随着劳动力成本的(de)提高和土地成本的(de)逐年增长,2020—2021年榨季只余下不足5万亩甘蔗田。

“对(dui)农户而言,种什么收入最高是(shi)最主要的(de)问题。”中国农业科学院海外农业研究中心办公室副主任研究员李辉尚认为,一些产区甘蔗种植亩均净收益不足千元,对(dui)农户来说缺乏足够的(de)吸引力。

“云南省甘蔗收购指导价每吨420元,10年没变了,但生产成本每年都在增加。”李家昌说,为了争取货源,作为蔗农的(de)利益共同体,糖厂往往在收购指导价之上自行加价,但操作空间并不大。

不仅如此,为了推动甘蔗种植保障原料供应,糖厂常常自发给予种植户坡改梯、农资购买等项目的(de)补贴,期望建(jian)立更好(hao)的(de)原料供应关系。但对(dui)于原本就跌跌撞撞的(de)糖厂而言,这显然也是(shi)巨大的(de)负担。

受地形、种植习惯等因素影响,国内甘蔗种植模式多年来变化不大,加之不断连年攀升的(de)成本,糖厂的(de)原料成本压缩空间十分有限。“原料成本通常占总成本的(de)70%左右,原料价格高会推高生产成本。”中国糖业协会副理事长钟金传说。近年来,随着国内蔗区农资、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不断上涨,我(wo)国糖料收购价格较巴西、泰国、印度等世界主要产糖国高出了50%。

不加价甘蔗收不上来,继续加价后财务压力难以支撑,大多数糖厂夹在蔗农和市场之间左右为难。对(dui)不乐观的(de)企业(qiye)家来说,这无非是(shi)选择以何种方式关门的(de)问题。

事实上,身处承接上游种植与下游消费的(de)中间环节,糖厂对(dui)白糖的(de)定价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势。

“食糖市场的(de)国际关联性很强,国内价格过高的(de)话,终端需求自然会转向进口。”李辉尚告诉记者,即便是(shi)与关税配额外的(de)进口糖相比,国产糖的(de)价格依然缺乏足够竞争力。

甘蔗在东南沿海与果蔬“争地”落了下风,在西南边境依然占不到优势(youshi)。愿意种甘蔗的(de)人(ren)越来越少,大量的(de)土地转向果蔬等经济作物种植。

这让那些在甘蔗种植高峰时建(jian)立的(de)糖厂叫苦不迭。成品糖在价格上缺少竞争力,糖厂亏损,蔗农收益受到影响选择弃种改种,糖厂原料减少、开工率降低……大量糖厂被卷入这样的(de)循环后,蔗糖行业在市场规律的(de)作用下迎来洗牌。

办法也不是(shi)没想过。自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以来,边境地区的(de)糖厂看到了更加广阔的(de)合作空间。云南甘蔗产业种植技术逐步辐射到缅甸等地,边境地区糖厂原料蔗供给不断扩大。

常年“饥饿”的(de)康丰糖业,与山对(dui)面的(de)缅甸农户开展国际合作,找到了5万亩原料蔗。既能提高原料供给,又能输出先进农业技术,还能为提升中国农业竞争力做出探索,对(dui)外对(dui)内都是(shi)好(hao)事。

但甘蔗“流浪”太远,“回家”之路就会充满不确定性。

近几年,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,原本简单的(de)甘蔗内运变得复杂起来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康丰糖业将种在境外的(de)5.6万吨甘蔗运回国内。暴增的(de)各项成本,最终让他(ta)们(men)不得不将余下的(de)近10万吨原料蔗遗弃在境外。

无奈之下,为了拓展原料基地,边境糖厂再次将目光转向国内。康丰糖业联手临沧市永德县大力发展蔗糖产业,一年内在永德县推广种植甘蔗近5万亩。

“丢是(shi)一块肉”

优质优价的(de)进口白糖,不断减少的(de)甘蔗供应,上下游挤压中的(de)糖厂……重重压力之下白糖产业该何去何从,很多从业者也开始困惑:“中国人(ren)吃糖到底是(shi)要以自己生产为主,还是(shi)要靠进口?”

答案显而易见。

“白糖作为国家战略物资,保持较高比例的(de)自给率很有必要。”云南农垦集团总经理助理、兴农公司(gongsi)(gongsi)董事长资云峰表示,粮、棉、油、糖是(shi)重要战略储备,关系我(wo)国社会稳定和发展大局,对(dui)地方经济发展带动作用较大,将白糖产业牢牢握在中国自己手中很有必要。

让“糖罐子”里多装中国糖,成为了云南农垦在全行业面临调整重构时,依然选择逆势而上的(de)重要原因之一。2018年以来,云南农垦开始强势进入蔗糖产业,收购糖厂、扩种面积、甘蔗种植“走出去”等战略的(de)实施,在行业冷静期显得较为突出。

除了战略意义上的(de)考虑,在甘蔗种植经济效益并不算高的(de)当下,当地政府仍然将其作为支柱产业之一,一个关键字就是(shi)“稳”。

这是(shi)“稳边”的(de)“稳”。

在我(wo)国边境地区,包括甘蔗在内的(de)农作物替代种植已经有数十年的(de)历史。孟连昌裕糖业副董事长孔召明告诉记者,边民种植甘蔗,收入大幅度提高,靠近边境地区村寨的(de)交通、电力、通信等基础设(she)施都有了很大的(de)改善。

这也是(shi)“稳民生”的(de)“稳”。

糖业的(de)命运和很多人(ren)的(de)命运休戚相关。在云南保山、临沧等很多县市,糖厂往往是(shi)当地较大的(de)工业企业(qiye),围绕糖厂上下游衍生出的(de)各项产业繁多,每家每户几乎都能和糖业产生直接或间接的(de)关系。糖厂的(de)不断关停,让很多工人(ren)不得不走出工厂,重新走上择业的(de)道路。

在广西、云南、广东、海南等主产区,蔗糖产业是(shi)传统的(de)优势(youshi)产业,是(shi)蔗农增收致富的(de)重要抓手。包括蔗糖在内的(de)糖业发展关系到我(wo)国4000万糖农的(de)全局利益和生存大计。

“自然资源条件有限,有些地块除了甘蔗种不了其他(ta)作物,我(wo)们(men)当然希望糖业能够持续发展。”在孟连县农业农村和科学技术局局长赵原看来,对(dui)一些农户而言,保糖业就是(shi)保“饭碗”:“脱贫攻坚的(de)时候,进度最快的(de)都是(shi)甘蔗种得好(hao)的(de)。”

有产区曾算过一笔账,在脱贫攻坚时期,蔗农的(de)种蔗收益加上补贴、保险等,种5亩以上甘蔗就能脱贫,种上10亩就能实现增收。而其他(ta)产业链相对(dui)薄弱的(de)农产品(chanpin),农户要面对(dui)的(de)市场风险就大得多。

勐糯的(de)第二产业不多,只有两个工厂,糖厂是(shi)其中之一。这个边境小镇靠着甘蔗修通了崇山峻岭间的(de)路,供出了大学生,让草房变瓦房、瓦房又变楼房。

“丢是(shi)一块肉。”在李家昌看来,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(de)过程中,蔗糖产业依然是(shi)一个丢不得的(de)产业。然而面对(dui)市场的(de)“拷问”,“留着又是(shi)一根硬骨头”。

拿什么拯救白糖

“丢不得”的(de)原因可以有很多,但糖业终归要走向市场。拿什么拯救白糖?

从原料抓起已经成为行业内的(de)共识。

作为糖厂的(de)“第一车间”,蔗区的(de)稳定直接关系到整个产业的(de)发展走向。早在2017年,国务院就明确提出,以广西、云南为重点,划定糖料蔗生产保护区1500万亩。

主产区的(de)“甘蔗保卫战”已经打响。

来宾市曾是(shi)速生桉在广西的(de)主产地之一,桉树林一度疯狂蚕食着种蔗用地,大面积的(de)速生桉人(ren)工林对(dui)生态环境也造成了不良影响。

为了尽快“退桉还蔗”,今年来宾市展开行动,种蔗面积恢复至173.17万亩。“果改蔗”“林改蔗”……越来越多的(de)耕地被还给甘蔗。

保证甘蔗种植面积,并不是(shi)冷落其他(ta)产业。“我(wo)们(men)需要提升产业规划的(de)合理性,引导产业向优势(youshi)产区集聚。”赵原认为,要通过资源整合,在适合的(de)地方培育适合的(de)产业,最大程度发挥土地利用效益。

为了种出一根“好(hao)甘蔗”,良种、良法也越来越受到重视(shi)。2018-2020年,全国选育并登记糖料蔗新品种84个,高产、高糖的(de)“双高”糖料蔗基地建(jian)设(she)如火如荼,糖料产业基地化、规模化、标准化、绿色化、品牌化、集团化的(de)高质量发展路径正越走越清晰。

“糖业到了重新赋能的(de)时候。”资云峰认为,传统糖业转型升级、延链补链已经迫在眉睫,而甘蔗的(de)价值尚未被充分挖掘。“现在糖厂生产的(de)产品(chanpin)主要还是(shi)传统白糖,更有竞争力的(de)高端糖、功能糖比重较低,副产品(chanpin)的(de)开发也有待完善。”

产品(chanpin)的(de)同质化是(shi)糖业要解决的(de)另一个问题。“各家糖厂产品(chanpin)种类和质量都差不多,甚至很多年没有变化,在精深加工方面探索得不够。”李辉尚说,梳理近年进口糖来源时可以发现,有少量但高价值的(de)进口糖来自于并不种甘蔗的(de)发达国家,这说明我(wo)国食糖精深加工还有较大的(de)提升空间。

糖厂的(de)革新甚至会直接影响到上游生产。近年来,不断有制糖企业(qiye)投入资金进行产能提升改造,提高甘蔗日处理能力,以缩短榨期,从而确保宿根蔗的(de)生长周期,提高甘蔗单产。

处理得当时,饲料厂与糖厂也并非你(ni)死我(wo)活的(de)关系。越来越多的(de)糖厂开始考虑如何将一根甘蔗“吃干榨净”——“蔗梢做青贮饲料,蔗渣用来造纸,废蜜可以生产酒精”。

保障蔗农收益,才是(shi)提升种甘蔗积极性的(de)根本。今年,财政部、农业农村部、银保监会在广西开展糖料蔗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,由中央财政和广西财政对(dui)投保蔗农实施保费补贴。原则上,完全成本保险或种植收入保险的(de)保障水平最高可达糖料蔗种植收入的(de)80%。

期货市场的(de)试水来得更早。2018年,在郑州商品交易所的(de)支持下,首个白糖“保险+期货”县域全覆盖试点项目在广西罗城县推行。2019年6月,因市场价低于保险目标价格,6164户蔗农拿到了总计743.67万元赔付款,覆盖甘蔗种植面积13万余亩,对(dui)应白糖现货量约6万吨。

市场的(de)事情终究要交给市场来解决。“现在国内食糖的(de)价格基本由供求关系来决定,市场在糖业资源配置中发挥了基础性、决定性作用。”钟金传说,当前,国内食糖产业传统产销界限正在消失,白糖期货对(dui)于现货价格的(de)影响日益加深,市场集中度与专业度不断提升,建(jian)设(she)更完善的(de)全国统一大市场将成为食糖产业新趋势,“在现货层面上,就是(shi)要破除区域壁垒,形成全国性的(de)交易价格和交易规则,通过价格引导资源高效利用,实现行业资源在全国范围内优化配置”。

当更多关注的(de)目光投向糖业,中国蔗糖苦尽甘来的(de)日子或许不再遥远。
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(de)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(wo)的(de)朋友圈。

甘蔗,糖厂,糖业,蔗农,白糖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31人留言! 共有:53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李家城 说: 坚持就是胜利
李想 说: 中国强大,永远繁荣
李浩辰 说: 写的真好啊,说出了我的心声
张鸾觅 说: 为人民服务
王傲珺 说: 坚决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